重返Windows之路

重返Windows之路

ghosTM55 2020-02-14

从2006年开始接触Linux后的十三年,我再也没有用过Windows作为主力桌面操作系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年轻的时候爱折腾,各种新奇酷的技术没玩过的都想玩个遍。从Fedora、Ubuntu、ArchLinux、Gentoo到最硬核的LFS,配合着五花八门的DE(Desktop Environment)和轻量的WM(Window Manager)。能自己hack的部分几乎全部尝试过,把桌面配置得比科幻电影里还酷炫。这项特殊的没任何卵用的技能甚至在几年前让我认识了影视行业的导演与制片人,为他们提供了科幻题材影视作品上的美术参考及风格指导。

2011年创业后图省事开始用Mac OS,进入到MBP+iPhone整个生态系统中。其实在2010年前,技术行业大大小小的会,只要大家拿出笔记本,那就是一排排的Thinkpad T系列或X系列。那时Thinkpad刚被IBM抛售给联想不久,最后一代IBM产的61系成为绝唱,从此再也没有笔记本电脑的键盘手感能做回到那个高度。

Steve Jobs重掌苹果后几乎在每一款产品的软硬件体验上都突破了当时人们想象力。随着homebrew, Dash等一系列对工程师极其友好的生态应用出现,苹果的产品不再像曾经那样只是一个花瓶一般的存在,大量的工程师开始接触和深度使用苹果的系统并为其开发应用。流淌着BSD内核血液的Mac OS天生就对开发环境极为友好,各类工具和应用层出不穷,而在Mac下只要是个应用,就算工程师再没有审美能力都不会做得太难看。

然而随着Steve Jobs早逝和后来首席设计师Jony Ive的离职,苹果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出现越来越多让人无法理解的问题。Macbook越做越轻薄,但为了这个轻薄我要牺牲几乎所有常用的接口,巧夺天工的磁力吸附电源接口设计被取消,更要命的是连个键盘都不能做到不出故障,各种召回事件层次不穷,键盘的手感就更不要提了。

忍无可忍之下,去年我将目光重新聚焦到Thinkpad,联想并没有亏待这个买来的豪门品牌,让我意外的是Thinkpad的质量还是很好,虽然键盘换成了主流的巧克力键盘,但键程和力反馈设计的非常好用起来依旧很舒服。于是果断买了刚出不久的T490高配(印象中几乎是顶配了),只比13寸的MBP贵了一点,但硬件配置能甩开同价格档位的MBP好几条街。

Macbook的Logo已经不会亮了,而Thinkpad至少还有个小红点还能装B

买到新的Thinkpad后原本第一个想法是直接把硬盘格式化了装ArchLinux或Gentoo,什么都自己再搞一遍。但转念一想很久没有用Windows了想看看现在Windows的生态体系到底做得如何,先留着玩几天再装Linux。

这一玩让我大开眼界。

微软新的印度裔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上任之后,极其重视开发者关系及开源软件,一度打出了Microsoft Loves Linux这种在以前不可想象的战略口号。大肆收购Github后,微软基于Atom的设计理念做出了Visual Studio Code一举成为了程序员开发编辑器市场占有率第一,甚至还搞出了WSL(Windows Subsystem Linux)这种黑科技并为它配套了一个Windows Terminal。

在大约09年那会儿,VirtualBox出了一个新的Feature叫Seamless Mode,将虚拟机中的图形应用无缝连接到Host的GUI上,当时这个功能让我爽的不行,许多QQ这样只有Windows客户端的程序能够像原生应用一样独立跑在Linux的DE上,体验极好。随着Web App的兴起,这样的功能成为了软件发展历史长河中的一个闪光点。而今天Windows反其道而行,将shell层无缝连接在了操作系统之中。

将Ubuntu(WSL)直接隐射为一个虚拟磁盘

我看到WSL的时候是惊呆了的,这意味着曾经我YY过的“要是底层是Linux然后能直接跑Windows程序和游戏就好了的”设想实现了。现在有了WSL,我们这种不会用鼠标的geek们可以用着Linux shell层的几乎所有东西去进行Windows下文件系统的交互操作。开发环境?全部丢WSL。SSH客户端?直接用Windows Terminal。想玩游戏?这本来就是Windows!

Windows Terminal的功能和iTerm比还差很远,但已经基本够用

在配置完WSL和Windows Terminal后,我已经觉得没有必要重装一个Linux了,而在配置完Visual Studio Code后,我觉得接下来几年很可能Windows会成为我的主力操作系统。

作为emacs这款操作系统的用户,曾经我为了写配置文件甚至学会了一点Lisp,说是人工智能最友好的语言真的是把我写成了人工智障。后来多多少少接触过Sublime和Atom这样还算是比较fancy的编辑器但一直没觉得真有多好用。其实Atom已经很不错了但我就是没好好用起来,创业之后自己写代码的机会变少了很多。

Visual Studio Code很大程度上借鉴了Atom并继承了其精髓,而且在Electron的优化上下足了功夫。由于没有在Windows下用过Atom,我不清楚Atom是不是已经对WSL有了较好的集成,但当我看到VS Code自带的Remote-WSL: New Window之后,我决定好好把微软自家的编辑器研究一下使用起来。

VS Code中的remote能将WSL或ssh连上的远程主机直接作为根环境

总得来说基础的开发环境在Windows下现在已经有了非常良好的生态,虽然WSL在性能上还有不少问题,但WSL项目组的负责人Craig Lowen说在今年上半年就会正式发布性能更好的WSL 2,已经使用过内测版本的小伙伴也和我提到性能提升显著。

长久以来我一直忽视了微软作为世界第一大软件公司的研发实力,在继续试用了传统的Office套装等一系列Windows下对应我原来Mac中使用的生产工具后,我发现微软在这几年与苹果的竞争中知耻后勇,以非常快的速度重新追了上来。许多核心应用的用户体验已经丝毫不落后于以taste见长的苹果。

在这新一个十年,人工智能、脑连接科学、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很可能会迎来重大的爆发点。摩尔定律已经失效,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我们是否还会在冯诺依曼体系下发展计算机科学,都可能是个很有意思的问号。

 1,971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16 thoughts on “重返Windows之路

  1. WSL的性能稍稍差一些,而且很多时候可能得在wsl和windows下分别装一套python/nodejs/golang/java等等环境,也是让人糟心的

  2. 老哥您好,可以搞个RSS吗? 贵站的RSS好像没有找到哎,喜欢您的博客,希望可以订阅随时可以收到更新通知~

    1. 有RSS的,就是博客地址后面加/rss,但我用的wp默认的rss feed没有排版,如果是像Feedly那样的RSS工具的话会比较难看,可以收到RSS后到这里来看,感谢支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